征途一夏:一佛净地,只存于心

色达

征途一夏:一佛净地,只存于心

“从鹰鹫的口中,觉察到无常的本质;从累累白骨中,生起了出离之心;从腐尸恶臭中,觉察到轮回的过患;从尸陀寒林中,通晓了生命的真谛。”—— 喇荣尸陀林

午后,阴云笼罩下的天葬台,空气里满是死亡气息:刀锋将亡者尸身剖开,一刀刀,一具具;鹰鹫盘旋尸陀林上空,等待食尸……


征途一夏:一佛净地,只存于心

色达,我想当和(La)尚(Ma)。


征途一夏:一佛净地,只存于心

鼠兔,你逃入一处尚未完工的洞穴,无路可走,你羞怯的望着我,我想,你应该也很善良。


征途一夏:一佛净地,只存于心

土拨鼠,你就在我前方一米,可是,你的大板牙让人不敢伸手挑逗你,这是一种难堪的相对。


征途一夏:一佛净地,只存于心

牦牛,轮回的生生灭灭,往复流转,你却似乎忘了最初的本真,无法超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