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季山河:乌江篇(下)

2021-12-29 重庆 贵州

一季山河:乌江篇(下)一季山河:乌江篇(下)一季山河:乌江篇(下)一季山河:乌江篇(下)一季山河:乌江篇(下)一季山河:乌江篇(下)一季山河:乌江篇(下)

2021年12月29~31日 龚滩

从彭水乘客车在中途的万足码头下车,计划从此处搭船上龚滩,不料游船停航,只能折返路口拦车前往龚滩古镇。

龚滩古镇不大,沿江建于坡地上,有一条中心石板路贯穿古镇,下方有江边窄路,可通行小车,上方是国道G211,再往上就是乡镇街区了。

初遇龚滩印象不错,或许是因为墨绿色的乌江江水,或许是因为有落差的石板小道,或许是因为屈指可数的游客们…但是,随着游走古镇的进一步深入,会看到许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:稍微偏僻处会有垃圾,后建起的非木质楼屋,枯萎的庭院植物和破败的公共设施……

旅行札记

现今的龚滩是建坝水涨后搬迁重建的“古镇”,而吴冠中描绘的老龚滩,在上游稍远处,或被淹没在乌江中或被残留在回忆里……

2021年12月29日 龚滩

早上,被客栈加建拓房的噪声吵醒。山里的这些客栈嘛,多数是房主请的工人师傅搭建,风格比较粗犷,客房多有漏风,即使开足暖气也抵不住寒风灌入屋内带来的冷意,使得被窝内外温差悬殊。起床这事儿,完全得靠爆发力掀开被子,一鼓作气的穿衣穿裤搓搓手跺跺脚。

沿江拍照,幸运地遇到从下游洪渡镇驶来的客轮,船东说每天早上9点半从这里上船去沿河县。于是,有了跨年乘船游览乌江的安排。

2021年12月30日 龚滩

早上,还是被客栈加建拓房的噪声吵醒。继续行摄古镇,看到好几户人家在熏制腊肉,和她们聊了聊腊肉的制作,这也让此行的“烟雨云雾”中,迟迟遇不到的“烟”,烟火气的“烟”,得以如愿。

2021年12月31日 龚滩

一季山河:乌江篇(下)一季山河:乌江篇(下)一季山河:乌江篇(下)一季山河:乌江篇(下)

2022年01月01日 龚滩

2022年01月01日,在龚滩乌江边,等待驶往上游的客轮。早九点半刚过,客轮出现在下游方向的拐弯处河道,即使只是一个小白点,没错,就是它了。


一季山河:乌江篇(下)一季山河:乌江篇(下)一季山河:乌江篇(下)一季山河:乌江篇(下)一季山河:乌江篇(下)一季山河:乌江篇(下)一季山河:乌江篇(下)

2022年01月01日 黎芝峡

乌江相对于长江三峡段,更原始更自然,江面狭窄,江水平静,没有航标,少有货轮船只。除了路过的乡镇,几乎看不到任何人工痕迹,比如电线架,信号塔,公路什么的都没有,垃圾也少的出奇。尤其是黎芝峡,在这里行船,崖壁就在很近的头顶上方,很有压迫感。

旅行札记

船到码头,上岸沿江步行前往酒店。堤岸还留着不少昨夜人们欢庆元旦的炮竹、酒瓶和垃圾。江中的两只鸭子,把乌江水搅得一片浑浊,人们在岸边的野温泉泡汤。

去医院做了核酸。这里扫黑除恶的标语尤其的多。

2022年01月01日 沿河

Dec29

4P 一季山河:冬行长江

一季山河:冬行长江

1P 一季山河:引

一季山河:引

4P 一季山河:对旅行的期待

一季山河:对旅行的期待

4P 一季山河:旅行能催人思索

一季山河:旅行能催人思索

4P 一季山河:凡所际遇,绝非偶然

一季山河:凡所际遇,绝非偶然

4P 一季山河:保持对未知的好奇心

一季山河:保持对未知的好奇心

10P 一季山河:四川篇(上)

一季山河:四川篇(上)

9P 一季山河:四川篇(下)

一季山河:四川篇(下)

10P 一季山河:重庆篇(上)

一季山河:重庆篇(上)

27P 一季山河:重庆篇(中)

一季山河:重庆篇(中)

23P 一季山河:重庆篇(下)

一季山河:重庆篇(下)

16P 一季山河:湖北篇(上)

一季山河:湖北篇(上)

20P 一季山河:湖北篇(下)

一季山河:湖北篇(下)

10P 一季山河:来都来了

一季山河:来都来了

9P 一季山河:乌江篇(上)

一季山河:乌江篇(上)

18P 一季山河:乌江篇(下)

一季山河:乌江篇(下)

18P 一季山河:湘西篇

一季山河:湘西篇

18P 一季山河:侗寨篇

一季山河:侗寨篇

18P 一季山河:黔南篇

一季山河:黔南篇

1P 一季山河:影像篇

一季山河:影像篇

T